华北热线  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
首页|设为主页

我国农民工每份工作平均持续2年

来源:华北热线   日期:2012-02-09


  清华大学和工众网最新联合发布了一份《农民工“短工化”就业趋势研究报告》。报告显示了一组数据:超过60%的农民工更换过工作,四分之一的人在近7个月内更换了工作。农民工平均每份工作的持续时间为2年。那么,“短工化”的背后意味着什么?农民工站在市场的价位天平上,需要社会提高哪些支撑和帮助呢?

  在合肥天鹅湖一号小区,保姆阿娟在忙碌了一上午后,终于闲了下来。阿娟过完年刚刚从另外一家转过来,对新雇主家的环境,她还没有完全适应。

  阿娟:因为那家工资没有这家高。那家工资是2200,这一家是2600,虽然涨得也不是很多,但是对于我们保姆这一行来讲,能涨400块钱呢,也还好了。这一家呢,人还不错,阿姨也还很好,对我也很关照。

  看得出,吸引阿娟跳槽的是工资是否涨幅。45岁的李强正在合肥市区一家建筑工地吃午饭。过年之后,他已经换了2份工作。指着盒饭里的肉,李强说,这家工地比之前的要好。

  李强:按月发,一个月3000多元。都是技术活。重活都有机械,用不着人工。你看哪儿有活就到哪个工地去干,现在又没有欠账这一说,都是现钱。年龄大了,只有干这个活。

  为什么农民工工作不愿意或者无法长期化呢?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张春蔚表示,这与我国的职业化建设有关。

  张春蔚:当我们的很多专业领域都无法实现职业的时候,怎么可能要求农民工完成职业化的归属和长期化的期待呢?相反,农民工短期流动的背后使他们成为自由的劳动力,他们的议价能力的提高是中国劳动力水平提高的必由之路。

 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张翼提到,农民工短工化的趋势在春节前后变得相当剧烈,从事密集型产业劳动的农民工绝大多数签订合同的周期为1年。同时,我国的农民工供给数量也大幅度降低。

  张翼:农民工在签约的过程中,企业跟他签约时间短,使他换工作的频率增加了。另外,劳动保护以及给出的工资都是缺少竞争性的,这就导致农民工也移交投票的方式,从一个企业转化到另一个企业,从一个地区到另一个地区。

  且不提劳动密集型的企业,在城市中很多雇佣保姆的家庭都会因为保姆的频繁更换而苦不堪言。这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:农民工已经深深地融于我们的生活中,是我们身边不可或缺的一员。

  但是还有一个数据是令人担忧的,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介绍,根据对春节前调研和节后员工返岗监测,预计企业用工缺口短期内将比较突出,缺口峰值可能达80至100万人次,其中深圳和东莞市用工缺口最高将分别达到30万人次。那么,社会应该提高哪些支持和帮助让农民工更有力地站在市场的天平上?

  在改革开放的瞭望口深圳,目前最低工资已经上调到每月1500元。这给农民工一个重要的心理预期价格,在最新发布的《促进就业十二五规划》中,我们读到,"十二五"期间,我国最低工资标准年均增长13%以上,张翼提到,这都使得农民工在未来流动中拥有相对稳定的平台。对于农民工频繁的岗位流动,有业内人士认为需要"加强监管"。而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张春蔚显然不赞同所谓的"监管"。

  张春蔚:我不认为这个事情能够监管,它是一个市场的选择,农民工是不断通过跳槽来实现自我价值,当我们仅仅去看到的这种反复跳跃的背后,实际上更应该反思为什么企业留不住农民工,不能够长期留人。

  张翼介绍,现在来看,短工化的趋势已经逐渐从季节性的短工化向全年发展,只是季节性更加突出而已。而农民工在不断跳槽中,社会应该给予他们在流动中的哪些帮助呢?对企业而言,提高工资、优化劳动环境已经成为必然
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
| 网友评论
       网友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评论        评论时间
 昵称:
 内容:  留言内容不得超过200字
 请输入验证码:  看不清?点击此处换一张